簡愛好句摘抄

我至今還記得,而且知道,這是睿智和真正的勇氣的流露,它像天使臉上的反光一樣,照亮了她富有特征的面容、瘦削的臉龐和深陷的灰眼睛。

我抬頭細看冬日下午的景色:只見遠方白茫茫一片云霧,近處濕漉漉一塊草地和受風雨襲擊的灌木。一陣持久而凄厲的狂風,驅趕著如注的暴雨,橫空歸過。

在我的記憶中,她是個身材苗條的少婦,有著墨色的頭發,烏黑的眸子,端正的五官和光潔的皮膚,但她任性急躁,缺乏原則性和正義感。

。一輪半月正在下沉、月光從床邊狹窄的窗戶瀉進房間,我借著月光洗了臉,穿好了衣服。

—張紅木床赫然立于房間正中,粗大的床柱上,罩著深紅色錦緞帳幔,活像一個帳篷。兩扇終日窗簾緊閉的大窗,半掩在清一色織物制成的流蘇之中。地毯是紅的,床腳邊的桌子上鋪著深紅色的臺布,墻呈柔和的黃褐色,略帶粉紅。大櫥、梳妝臺和椅子都是烏黑發亮的紅木做的。床上高高地疊著褥墊和枕頭,上面鋪著雪白的馬賽布床罩,在周圍深色調陳設的映襯下,白得眩目。幾乎同樣顯眼的是床頭邊一把鋪著坐墊的大安樂椅,一樣的白色,前面還放著一只腳凳,在我看來,它像一個蒼白的寶座。

我毫不懷疑有朝一日我會去遠航,親眼看一看一個王國里小小的田野、小小的房子、小小的樹木;看一看那里的小人、小牛、小羊和小鳥們;目睹一下另一個王國里如森林一般高聳的玉米地、碩大的猛犬、巨大無比的貓以及高塔一般的男男女女。

簡愛好句摘抄

我陷入了沉思,在成年人看來貧困顯得冷酷無情,孩子則尤其如此。至于勤勞刻苦、令人欽敬的貧困,孩子們不甚了了。在他們心目中,這個字眼始終與衣衫檻襤褸、食品匿乏、壁爐無火、行為粗魯以及低賤的惡習聯系在一起。對我來說,貧困就是墮落的別名。

百無聊賴之中,我便被一種更有生氣的景象所吸引了。那是一只小小的、餓壞了的知更鳥,從什么地方飛來,落在緊貼靠窗的墻上一棵光禿禿的櫻桃樹枝頭,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我進去行了一個低低的屈膝禮,抬起來頭竟看見了一根黑色的柱子!至少猛一看來是這樣。那筆直、狹小裹著貂皮的東西直挺挺立在地毯上,那張兇神惡煞般的臉,像是雕刻成的假面,置于柱子頂端當作柱頂似的。

我依稀感到,她抹去了我對新生活所懷的希望,這種生活是她特意為我安排的。盡管我不能表露自己的感情,但我感到,她在通向我未來的道路上,播下了反感和無情的種子。我看到自己在布羅克赫斯特先生的眼睛里,已變成了一個工于心計、令人討厭的孩子,我還能有什么辦法來彌合這種傷痕呢?

當時里德太太也許才三十六七歲光景,是個體魄強健的女人,肩膀寬闊,四肢結實,個子不高,身體粗壯但并不肥胖,她的下鄂很發達也很壯實,所以她的臉也就有些大了。她的眉毛很低,下巴又大又突出,嘴巴和鼻子倒是十分勻稱的。在她淺色的眉毛下,閃動著一雙沒有同情心的眼睛。

我很慶幸你不是我親戚,今生今世我再也不會叫你舅媽了。長大了我也永遠不會來看你,要是有人問起我喜歡不喜歡你,你怎樣待我,我會說,一想起你就使我討厭,我會說,你對我冷酷得到了可恥的地步。

你以為我沒有情感,以為我不需要一點撫愛或親情就可以打發日子,可是我不能這么生活。還有,你沒有憐憫之心,我會記住你怎么推搡我,粗暴地把我弄進紅房子,鎖在里面,我到死都不會忘記。

我打開早餐室的玻璃門,只見灌木叢中一片—沉寂,雖然風和日麗,嚴霜卻依然覆蓋著大地。我撩起衣裙裹住腦袋和胳膊,走出門去,漫步在一片僻靜的樹林里。但是沉寂的樹木、掉下的杉果,以及那凝固了的秋天的遺物,被風吹成一堆如今又凍結了的行褐色樹葉,都沒有給我帶來愉快。我倚在一扇大門上,凝望著空空的田野,那里沒有覓食的羊群,只有凍壞了的蒼白的淺草。這是一個灰蒙蒙的日子,降雪前的天空一片混沌,間或飄下一些雪片。落在堅硬的小徑上,從在灰白的草地上,沒有融化。

月亮已經下沉,天空一片漆黑。貝茜打著燈,燈光閃爍在剛剛解凍而濕漉漉的臺階和砂石路上。冬天的清晨陰濕寒冷。

房間的兩頭都有一個火爐,天花板上懸掛著一盞枝形吊燈,高高的墻上有一個小小的紅色陳列窗,里面放滿了樂器。

鄉村的景色也起了變化,一座座灰色的大山聳立在地平線上。暮色漸濃,車子駛進一個山谷,那里長著黑乎乎一片森林。夜幕遮蓋了一切景物之后很久,我聽見狂風在林中呼嘯。

她們似是一群聚集在一起的怪人,頭發都平平淡淡地從臉上梳到后頭,看不見一綹卷發。穿的是褐色衣服,領子很高,脖子上圍著一個窄窄的拆卸領,罩衣前胸都系著一個亞麻布做的口袋,形狀如同蘇格蘭高地人的錢包,用作工作口袋,所有的人都穿著羊毛長襪和鄉下人做的鞋子,鞋上裝著銅扣。二十多位這身打扮的人已完全是大姑娘了,或者頗像少女。這套裝束對她們極不相稱,因此即使是最漂亮的樣子也很怪。

這會兒大白天,她看上去高挑個子,皮膚白皙,身材勻稱,棕色的眸子透出慈祥的目光、細長似畫的睫毛,襯托出了她又白又大的前額,兩鬢的頭發呈暗棕色,按一流行式洋、束成圓圓的卷發,當時光滑的發辮和長長的卷發,并沒有成為時尚。她的服裝,也很時髦,紫顏色布料,用一種黑絲絨西班牙飾邊加以烘托。一只金表(當時手表不像如今這么普通)在她腰帶上閃光。

花園是一大片圈起來的場地,四周圍墻高聳,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一邊有—條帶頂的回廓,還有些寬闊的走道,與中間的一塊地相接,這塊地被分割成幾十個小小的苗圃,算是花園,分配給學生們培植花草,每個苗圃都有一個主人,鮮花怒放時節,這些苗圃一定十分標致,但眼下一月將盡,一片冬日枯黃凋零的景象。

如果我剛離開了一個溫暖的家和慈祥的雙親,這一時刻也許會非常后悔當初的離別;那風會使我傷心不已:這種模糊的混沌會打破我的平靜,但實際上兩者激起了我一莫名的興奮,在不安和狂熱之中,我盼望風會咆哮得更猛烈;天色會更加昏暗變得一團漆黑,嗡嗡的人聲會進而成為喧囂。

她們穿著華麗,一身絲絨、綢緞和毛皮。二位中的兩位年輕的(十六、七歲的漂亮姑娘)戴著當時十分時髦的灰色水獺皮帽,上面插著駝鳥毛,在雅致的頭飾邊沿下,是一團濃密的卷發,燙得十分精致。那位年長一些的女人,裹著一條裝飾著貂皮的貴重絲絨披巾,額前披著法國式的假卷發。

你們瞧,她還很小。你們看到了,她的外貌與一般孩子沒有什么兩樣,上帝仁慈地把賜與我們大家的外形,一樣賜給了她,沒有什么明顯的殘疾表明她是個特殊人物。誰能想到魔鬼已經在她身上找到了一個奴仆和代理人呢?而我痛心地說,這就是事實。

一度歸層次更底房間使用的家具,因為時尚的變更,逐漸搬到了這里。從狹窄的窗扉投射進來的斑駁光影,映照出了有上百年歷史的床架;映照出了橡樹或胡桃樹做的柜子,上面奇怪地雕刻著棕櫚樹枝和小天使頭部,看上去很像各種希伯萊約柜;映照出了一排排歷史悠久、窄小高背的椅子;映照出了更加古老的凳子,坐墊上明顯留著磨損了一半的刺繡,當年做繡活的手指化為塵土已經有兩代之久了。這一切陳跡使桑菲爾德府三樓成了往昔的家園,回憶的圣地。白天我喜歡這些去處的靜謐、幽暗和古雅。不過晚上我決不羨慕在那些笨重的大床上睡覺。有些床裝著橡木門,可以關閉;有的掛著古老的英國繡花帳幔,上面滿布各類繡花,有奇怪的花,更奇怪的烏和最奇怪的人。總之是些在蒼白的月光下會顯得十分古怪的東西。

我倚在城垛上,往下眺望,只見地面恰似一幅地圖般展開,鮮嫩的天鵝絨草坪,緊緊圍繞著大廈灰色的宅基;與公園差不多大的田野上,古老的樹木星羅棋布;深褐色枯萎的樹林,被一條小徑明顯分割開來,小徑長滿了青苔,看上去比帶葉子的樹木還綠;門口的教堂、道路和寂靜的小山都安臥在秋陽里;地平線上祥和的天空,蔚藍中夾雜著大理石般的珠白色。這番景色并無出奇之外,但一切都顯得賞心悅目。

地面堅硬,空氣沉靜,路溝寂寞。我走得很快,直到渾身暖和起來才放慢腳步,欣賞和品味此時此景蘊蓄著的種種歡樂。時候是三點,我經過鐘樓時,教堂的鐘正好敲響。這一時刻的魅力,在于天色漸暗,落日低垂,陽光慘淡。我走在離桑菲爾德一英里的一條小路上。夏天,這里野攻瑰盛開;秋天,堅果與黑草莓累累,就是現在,也還留著珊瑚色珍寶般的薔薇果和山楂果。但冬日最大的愉悅,卻在于極度的幽靜和光禿禿的樹木所透出的安寧。微風吹來,在這里聽不見聲息,因為沒有一枝冬青,沒有一棵常綠樹,可以發出婆娑之聲。片葉無存的山楂和榛灌木、像小徑中間磨損了的白石那樣寂靜無聲。小路兩旁。遠近只有田野,卻不見吃草的牛群。偶爾撥弄著樹籬的黃褐色小鳥,看上去像是忘記掉落的零星枯葉。

在我頭頂的山尖上,懸掛著初升的月光,先是像云朵般蒼白,但立刻便明亮起來,俯瞰著海村。海村掩映在樹叢之中,不多的煙囪里升起了裊裊藍煙。這里與海村相距一英里,因為萬籟俱寂,我可以清晰地聽到村落輕微的動靜,我的耳朵也感受到了水流聲,但來自哪個溪谷和深淵,卻無法判斷。海村那邊有很多小山,無疑會有許多山溪流過隘口。黃昏的寧靜,也同樣反襯出近處溪流的叮冬聲和最遙遠處的颯颯風聲。

一個粗重的聲音,沖破了細微的潺潺水聲和沙沙的風聲,既遙遠而又清晰:一種確確實實的腳步聲。刺耳的喀嗒喀嗒聲,蓋過了柔和的波濤起伏似的聲響,猶如在一幅畫中。濃墨渲染的前景——一大塊峭巖或者一棵大橡樹的粗壯樹干,消融了遠景中青翠的山巒、明亮的天際和斑駁的云彩。

第一張畫的是,低垂的鉛色云塊,在波濤洶涌的海面上翻滾,遠處的一切黯然無光,畫面的前景也是如此,或者不如說,靠得最近的波濤是這樣,因為畫中沒高陸地。—束微光把半沉的桅桿映照得輪廓分明,桅桿上棲息著一只又黑又大的鸕鶿,翅膀上沾著斑駁的泡沫,嘴里銜著一只鑲嵌了寶石的金手鐲,我給手鐲抹上了調色板所能調出的最明亮的色澤,以及我的鉛筆所能勾劃出的閃閃金光。在鳥和桅桿下面的碧波里,隱約可見一具沉溺的尸體,它身上唯一看得清清楚楚的肢體是一只美麗的胳膊,那手鐲就是從這里被水沖走或是給鳥兒啄下來的。

第二張畫的前景只有一座朦朧的山峰,青草和樹葉似乎被微風吹歪了。在遠處和上方鋪開了一片薄暮時分深藍色的浩瀚天空。一個女人的半身形體高聳天際,色調被我盡力點染得柔和與暗淡。模糊的額頭上點綴著一顆星星,下面的臉部仿佛透現在霧氣蒸騰之中。雙目烏黑狂野、炯炯有神。頭發如陰影一般飄灑,仿佛是被風爆和閃電撕下的暗淡無光的云塊。脖子上有一抹宛若月色的淡淡反光,一片片薄云也有著同樣淺色的光澤,云端里升起了低著頭的金星的幻象。

第三幅畫的是一座冰山的尖頂,刺破了北極冬季的天空,一束束北極光舉起了它們毫無光澤、密布在地平線上的長矛。在畫的前景上,一個頭顱赫然入目,冰山退隱到了遠處,一個巨大無比的頭,側向冰山,枕在上面。頭部底下伸出一雙手,支撐著它,拉起了一塊黑色的面紗。罩住下半部面孔。額頭毫無血色,蒼白如骨。深陷的眼睛凝視著,除了露出絕望的木然神色,別無其他表情。在兩鬢之上,黑色纏頭布的皺裥中,射出了一圈如云霧般變幻莫測的白熾火焰,鑲嵌著紅艷艷的火星,這蒼白的新月是“王冠的寫真”,為“無形之形”加冕。

內容推薦

【下一章】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