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寫動物吃相的精彩片段

聞到了瓜子的香味,小倉鼠從它的“豪華別墅”里探出了頭,張望了一下, “哧溜”一聲鉆了出來,只見這位“紳士”費勁地用它又短又小的爪子清潔自己的全身上下。飯前禮儀完畢,小倉鼠總算捧起瓜子開吃了!它的兩個腮幫子一鼓一鼓的,兩邊的胡須也跟著跳動。小倉鼠嘴巴不停,可眼神卻一片空白,好像在夢游一樣。“吧唧吧唧”沒一會兒,瓜子就全都被它消滅了。瞧,我家的“小飯團”多貪吃呀。

我家的小烏龜不管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受到一點兒傷害。就連吃飯也是一副謹小慎微,畏首畏尾之相。每當我拿著蝦皮侍候它吃飯時,它總是一下子把頭縮進龜殼,像一個害羞的小姑娘。我仔細端詳,發現它的脖子是個神奇的收納袋,把它的頭都掩蓋起來,只露出兩個針眼似的鼻孔。等到沒有了聲響,它才微微探出腦袋,又縮回一半,瞇縫著它的小眼睛,仿佛在測量安全系數。好一會兒,它又探出一些縮回一半,如此這般,最后它猛地伸長脖子,一口咬住我手里的蝦皮,轉身躲到角落里,這才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烏龜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多面派,別看它平時慢吞吞,吃起飯來可干脆了,可是在吃之前又是顯得那么害羞。

我把一些小蝦米放進缸里,小烏龜先抬起一只腿,小心翼翼地觸碰一下,“嗖”的一下縮進殼里,它探頭探腦,探頭探腦地望了小蝦米一會,看起來好像在說:“這只蝦米一樣的地雷會不會爆炸呢?”它再次小心謹慎地向“蝦米地雷”靠近,它碰了碰,又收回了手,確認無危險后,再大膽地吃了起來,一口咬下小蝦米,就像頭饑餓的雪狼,好像“嗄嘣”一下,骨頭就會斷開,看起來多么干脆,好像我也想嘗嘗這脆脆的小蝦米。

在我眼里,白白胖胖的五齡蠶就是一位大老爺。

我把洗干凈的桑葉放進盒子里,給“蠶老爺”喂食。“蠶老爺”先慢慢的蠕動著胖乎乎的身子,接著“蠶老爺”微微抬起頭,向食物嗅一嗅,仿佛在說:“這個東西真香呀”,然后,“蠶老爺”飛快地低下頭猛吃。他的肚子仿佛是一個無底洞,桑葉很多時,他會一口氣把葉子全部吃光,當只剩一片葉子時,他便仔細把整片桑葉全部啃進肚子,連葉柄也不放過。吃完了“飯”,“蠶老爺”臥在那一動不動,好像呼嚕嚕的睡著了,等它“醒”后,第一件事情還是吃,不然怎么可能那么肥呢?

我家“蹭蹭”的吃相,常常使我發笑。"蹭蹭”喜歡吃貓罐頭,每次,媽媽都會把貓罐頭放在微波爐里蒸熱,這時候,無論蹭蹭躲在哪里,它都會第一時間跑過來,趴在媽媽腳下“喵喵”地叫著,好像在說:“我餓了,我餓了,小魚干快進嘴里來。”

等貓罐頭蒸好了,放在地上,蹭蹭加快了步伐跑過去,先用鼻子聞一聞,看看是不是這個味兒,然后用胡子感受一下燙不燙,如果,感到很燙,就用爪子伸向罐頭,小心地碰一下,再立刻縮回來,試了幾次以后,他就抓了一小丟食物在地上,在大口大口地吃起來。過了一會兒,吃完了,“蹭蹭”又用胡子感受一下罐頭,發現不再燙了,這才開始狼吞虎咽地吃起來,它似乎太餓了,竟然把頭都插進了罐頭里,我只聽到了“吧唧吧唧”的聲音。這時,“蹭蹭”抬起頭,呼吸一下,望著它的饞樣,我都快笑噴了,哈哈,蹭蹭滿臉的罐頭汁,真成了名副其實的小花貓了!


內容推薦

【下一章】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