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風,行走在詩詞里

秋天,窗外的天透著隱隱的憂傷,電線肆意的分割著蒼白的天空,昏鴉飛過,幾聲嘶啞,幾聲愴然。

又是一年秋風起,在這個“自古逢秋悲寂寥”的季節,被干澀的秋風刮得突兀的枝干頹然的挺立著,踽踽孤塵,一如觀秋人的心惆悵而又饑渴。

淚羅江畔,秋風在哭號,大地在垂淚,曾經那個“青青子吟,悠悠我心,縱從我不住,千寧不嗣音”的年代,那個烽煙四起,諸侯紛爭的亂世,屈子的獨清讓他脫塵而出,“明于治亂,嫻于辭令”的他,“眷顧楚王,心系懷王”的他,在漫漫古道中悲吟低首,嘆只嘆人生蒼茫,嘆只嘆世態炎涼,屈子的歌有著夏花之燦爛,亦有秋節之悲的。又是一年秋風起,沿羅江畔素衣行了。 

在那“缺月掛疏桐”之時,“漏斷人初靜”之刻,淺嘬小酒,任如水的秋風打斷那無盡的思緒,蘇子的低吟高唱,如無數美麗的流螢縈繞耳畔,一貶再貶的落魄和亡妻的傷痛,盡管植入骨髓,但進發出的是“大江東去”的豪邁和“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的悲壯,任憑那秋風苦澀。任憑那人生似浮萍,夜已涼,“揀盡寒枝不肯棲”,再嘆又是一年秋風起。

李清照在秋風中凄然吟道:”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而她,則是那獵獵秋風中最美的一朵,她言: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秋風之痛,亂了她的發絲,留她一地青梅疏影。不再是那個“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的時候,不再有那“沉醉不知歸路”的恣意舒適,,折一枝弱菊,,葬一地花魂,她的后半生,在秋風中飄零,在孤寂中終結。李清照的美是秋獨有的,有點干燥的場面,卻仿佛擠得出淚的悲涼,風拂殘香時,再嘆又是一年秋風起。風擦過窗欞,發出沙沙的聲響,灰生卷起一個絕美的半弧,安然落下。又是年秋風起,在燈火闌珊處,在明月別枝枝時,秋風款款襲來,夾著淡淡的憂傷一,如我們]的呼吸。

灼灼丹青,滾滾長河,無數英雄志士,將自已的人生喻做秋風,“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納蘭性德一生歷盡坎坷,短短幾個字,道盡人生無盡悲涼,“人生若只如初見。”就將這初見的美好,揉進秋風,化作秋水,柔腸百轉之后,只嘆又是一年秋風起。


內容推薦

【下一章】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