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作文700字

【第1篇】

我討厭苔。

苔永遠長在角落里,活在陰暗的地方。人們從來不會向它投去一道贊賞的目光,哪怕是路邊那些無名小卒的野花,也總會惹人駐足停留,而它沒有這樣的待遇。我討厭苔,即使我與它一樣。

在60個人的集體中,我很難脫穎而出。我不能像她,擁有優秀的體育細胞,運動會的800米,她可以甩掉第二名大半圈。但體育課上的800米,我只能看著她那飛揚著的馬尾辮在空中搖擺,一身鮮紅的校服在身后微微飄起,一陣風似的從我身邊沖過,帶來一陣略顯傷感的風,撫摸著她身后拖著笨重的身體,無限羨慕的我。所以我知道,她是牡丹,我是苔。

我更不會像她一樣,被語文老師看中。身為課代表的她雖不茍言笑,卻總有人圍在她旁邊,仿佛有種莫名的吸引力,連老師也經常把重要的任務交給她。而我,卻總是會被老師叫錯名字,全班的人都會忍俊不禁,細微的笑聲在我的耳中仿佛擴大了無數倍,將房頂都掀了起來,使我的臉紅的不大自然。就連相識了好幾個月的同學,甚至也不大清楚我叫什么,雖然我可以準確的叫出他們的名字。所以我清楚,她是菊花,我是苔。

但我不甘心永遠是苔,于是我更努力,向她學習。可漸漸我明白,她是牡丹,花開時節動京城;她是菊,我花開后百花殺。而我,無論怎樣也變不成花,我永遠是苔。

不過我從未想過苔會那樣堅強,它與我想象的一樣,它站立在陰暗處的一顆石頭上,暗綠色的一大片,但在那深綠上,卻開著大片的白花,白的耀眼。它學著牡丹的樣子昂然怒放,不怕因牡丹的光彩而顯得更加渺小。

是呀,苔開花時,盡管如同米粒那樣大小,但它沒有自卑,沒有沮喪,更沒有低頭,所以,我們只需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不必因別人的奪目而自卑。其實,我們真的不丑。

隨著一陣微風吹起,一大片苔花輕輕搖動,婀娜多姿,那一刻,我明白我是苔,我更愛苔。

【第2篇】


雨后的清晨,天氣依舊沒有轉晴的意思,空氣里帶著濕潤,風里摻雜著露珠,不斷沖刷著山體與我倆的臉頰。

我與同伴正在山間騎行,期中考試前的壓力使我倆喘不過氣,于是我們便商量在考試后的第二天到山間來呼吸一下這里的新鮮空氣。

我們在山間飛快地行駛,他突然停了下來,但我沒有反應過來,不小心來了個追尾。我倒在地上,他卻不慌不忙地從我身邊走過,來到防護攔邊蹲了下來,好似我在他眼中就像空氣一樣,把我遺棄在一邊。我不知他是怎么一回事,便怒氣沖沖地上前看個明白,只見一團綠色的植物上閃著點點亮光——原來只是幾株苔蘚。

我此時并不明白他為何這樣去做,只見他塞給我一個瓶子,里面是幾株苔蘚。“你回家把他放在花盆里,靜靜地看著它們,據說這樣做對調理心境很有幫助哦。”

而我卻并不理會他,仍舊在為他剛才的行為而感到生氣,在他的百般勸說下,我還是帶上了那一瓶苔蘚,但我依舊不理解他的做法。回到家后,我把瓶蓋擰開,不耐煩地把苔蘚倒在一邊。

考后的第二天去學,成績出來了,我考得非常不好,我十分傷心,考前的努力全白費了,我每天起早貪黑,不就為了在考試的時候能好好表現嗎?但老天卻如此對待我。這時,他又來了,“你別傷心了,你往好的方面想,你通過了這次考試,知道了自己存在的問題,以后改正就行了,以后的路還長著呢。”

我心里的怒氣正無處可撒,便與他吵了一架,他似乎也為此十分傷心。

事后的一周,我依舊沒有走出低谷。星期天時,我上樓取我曬干的衣服,在陽臺上我發現了那幾株苔蘚,一周來我忘記了它們的存在,沒有給它們澆過水,可苔蘚竟然能像其它植物一樣健康地活著。假如苔蘚是一個有意識的生命體的話,那它的內心會是多么強大啊!

看著這些苔蘚,我想到了他,想到了他對我所說的話,立馬把苔蘚放在了花盆里,飛快地跑向他家,此時的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第3篇】


深夜,翻來覆去,無法入睡,看了看表上的熒光指針,已是凌晨。

翻身下床,攥著錢走出家門,想吃夜宵。在街上尋找了半天,除了零散的行人,便只有深夜街頭昏黃的燈光。凜冽的風摩挲著臉,一扭頭,發現拐角處的路口有一個賣飯的小攤。

我緩步前行,叫道:“老板,來碗餛飩!”“好嘞,里面坐!”聲音中氣十足,音色略微沙啞,夾雜著些許疲憊。我在他身后的紅色小篷里坐下,此時,周圍已沒有別的顧客,也是的,誰會像我一樣大半夜的不睡覺出來吃飯。無聊之下,我與他攀談了起來:“大叔,這么晚了還擺攤?”他笑了笑,嘴角的胡茬動了動了動:“多掙幾個錢嘛,這年頭,像我這樣擺攤的人多的是,我這兒也沒什么特色,今天一天也沒多少顧客。哎,你小子不是人嗎?哈哈哈┄┄”他突然豪然的大笑起來。我愣了愣,明白他是在開玩笑,也笑了起來。他這個玩笑使我對他增加了幾分好感。

不久,一碗熱氣騰騰的餛飩端了上來,我大口吃著,薄霧漫上了眼鏡,遮住了我的視線,我取下眼鏡,模糊中,他在我對面坐下,他也在吃飯,只是面前是一個臟兮兮的瓷盆,里面盛著的是蛋花湯,上面飄著些饃塊和幾滴零零碎碎的油星,與我這邊熱氣騰騰散發著香氣的美味相比,有些寒酸,他見我盯著他,嘆了口氣:“很寒酸吧?我們每天吃的就是這個,做著還不錯的小吃,吃的卻是剩飯。”我吃完飯后,付了錢離開。

不一會兒,感到后面有人跟著我,我裹著衣服狂奔,那人也隨著我跑了起來。忽然,他大喊:“別跑啦!”于是,我停住,這不是那個賣飯的大叔嗎?他氣喘吁吁地走到了我面前遞給我5塊錢。“你小子,剛才給的是10塊,我一低頭,你就沒影了。”“哦,我給的是10塊呀。謝謝,謝謝!“我尷尬的笑了笑,他憨厚的摸了摸頭:“那有啥的┄┄哎喲,煤氣忘關了!”他轉身拔腿就跑。

那個瞬間,我有些感動。生活如同一場大雨留下的潮濕,而他就像是雨后石階上的青苔,在冰冷的現實中掙扎。

我堅信,這青苔終會開出美麗的苔花。

【第4篇】

“咦,快看!那塊石頭上長了一片苔蘚。”我有些疑惑,為在這里看到苔蘚感到不解,從前閃閃發光的石頭染上一層青色。

自打我記事起,那塊石頭就擺放在小院里,挨著一盆盆盆栽。它的表面有一道道白色紋理,像鵝卵石一樣,因此我也常坐在上面玩耍。時間久了,它的表面被我摩擦得常是锃亮的,光雨簌簌灑落在上面,反射出白色的光,讓人越發喜愛。

也許是它挨著盆栽的緣故,它的表面也總是濕漉漉的,但媽媽也經常擦拭它,我很難相信它上面竟生了一層青苔,蓋住它的斑紋,顯得如此陳舊,因此我也不在光臨它了。

漸漸的,它的表面蒙上了一層薄灰,光滑的表面也染了許多污漬,青色的苔蘚也愈發濃烈了,綠的可以擠出水來。

我又一次感到震驚,世間還有一種植物能在石頭上生長,并且如此生機盎然。強烈的欲望促使我走近它,撫摸它。

剛伸出手觸到它,一股冰涼的感覺像電流一樣傳遍全身,我又使了一些力,“噌”的一聲,我的手劃過了它,磕到石頭上的棱角,一抹嫣紅瞬間充斥了我的食指。一抹綠覆在其上,紅綠在指肚上交融,像穿了迷彩服。我也顧不上疼痛,只覺得那幾抹綠竟有這樣的力量。

長大些后,我學了生物。走進了苔蘚的世界。原來,它還有檢測空氣質量的的功能,當有害氣體超標時,便透過細胞侵蝕苔蘚,不久后便會死亡。也就是說,我家的空氣很清新。

李白說過“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每個事物都有它的價值,連小小的苔蘚都有作用,我們又何必妄菲自薄。那些質疑,只會成為你成長中的新鮮養料。

【第5篇】

湛藍色的天空上似乎有著無邊的條紋狀的薄云在漂浮著,偶爾一架客機飛過,在整齊的條狀平行線上添上一道白色的尾流。那條尾流便馬上擴散開來,形成一個三角形,忽而,那線轉彎了,隨即消失在了發白的遠方。

我瞇起眼睛看著,正午的太陽很大,便低下頭。長時間望著這高亮度的藍天,一下子回過神來,眼前一晃一晃的。面前的小溪不斷流著,每經過有突起的石頭之時,水流便拱起,完美的圓弧閃閃發光。天藍的畫布襯在下面,反光的水花在它上面點下幾筆,綠色的水藻飄飄然地舒展在水中。溪邊的青石板上爬著點點青苔,它們好小,那點綠色不如我的一個指甲蓋。幾十年的光合作用,它才在石板上立足。那么小。我慶幸自己看到了它們,“繼續活下去!”,我一邊和青苔對著話,一邊放松著走了一上午的身體,躺在青石板上,想起那首《苔》的詩來:“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在亙古的時間河流里,也許它不為人知,但那又何妨?日日在溪岸的巖石上孤獨著,卻也不負青春,生機蓬勃的綠色里,讓生命在清風明月間流淌,不服歲月。陪著那青苔,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孩子,這里不能睡,快起來,會凍壞身子的。”我一驚,難道是青苔開口了?張開眼,見到一個保潔人員,她拿著掃把,穿著紅背心,皺著的眉頭夾著雜亂灰白的頭發,原本就不太看得清的眼睛縮的更小了。他緊緊握著掃把的手上布滿了溝壑,青色的血管從溝壑之上突出,幾滴小汗珠正慢慢流下,劃過手背,掉落在地上。我還沒那么仔細地觀察過一個年過花甲的老婦人。于是馬上起身,抓起相機向旁邊的石橋走去。她好小,像青苔,趁著她抓著掃把,彎身向前掃地的瞬間,我按下快門,給她留了個背影。

我在橋上站上了好久。從橋上望去,風景有一份獨特的美。白鷺不時掠過水面,在波心投下一個身影,嘰的一聲,那一團白色漸漸的變成一點,消失在亂樹叢生的叢林里。雁過留聲,人過留影。看著相機中的背影,莫名地涌起一番感動。那老者不就像那無聲無息的苔嗎?又有誰在匆匆的人流中關注過她?但她依然做著自己該做的事,讓平凡的言行在灰塵間閃爍出光來。

他們,很小,但不卑微。

夕陽緩慢地在天際落下余暉,很慵懶地披在我的背上,此刻也還是暖暖的。


內容推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