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快3
穿越小說 > 綜合其他 > 漫威之主神崛起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分裂且重復的時間線(求推薦票求月票)

第三百三十九章 分裂且重復的時間線(求推薦票求月票)

另一邊,剛從鄭一民他們眼前跑過去不久的陳海現在正抱著一個骨灰壇靠在墻上瘋狂的大喘氣,他確實是被人追了一路,但是跟鄭一民他們猜測的稍微不一樣的是,追他的不是什么鬼魂而是林正英。

身體緩過來以后,鄭一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么林正英會突然變成這樣,一路上追的他連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

難道是利益驅動?可到底是什么利益讓林正英完全變了一個人?陳海想著看向了懷里的骨灰壇,應該是這個,也只有可能是這個。

想到這里,陳海更加確信了自己絕對不能夠放棄骨灰壇,畢竟只有靠著骨灰壇的特殊效果,他才能夠跟開了掛一樣找到各種各樣躲藏的地方,才能夠逃成功這么多次。

要不然跟一個資深主神空間適格者正面對抗,他早就被砍成好幾段了。

就在這時,陳海腦海中的圖像里又顯示出了人形,他伸頭往下看了一眼,眼睛瞪的溜圓,因為在他的下方,一樓的位置,林正英正提著桃木劍小心的摸索著前進。

不行!二樓已經不安全了!

陳海下意思的感覺到,雖然他也沒弄明白,剛剛還在追著自己的林正英怎么會出現在了樓下,不過不明白這一點并沒有減弱他哪怕一絲一毫的恐懼感。

壓著腳步,陳海一步步從旁邊的樓梯走上了三樓,在越過最后一個階梯后,陳海感覺周圍環境出現了擊打的聲音,這聲音出現的非常突兀,有點把靜音突然關掉的感覺。

慢慢的靠近墻壁,雙手握在骨灰壇的兩側,腦海中探測出的地圖隨著陳海在原地待的時間變長而在緩緩擴大,很快,他就弄明白了雜音來自哪里,自己外側的走廊上正有兩個人在閉著嘴快速的攻擊著對方。

那些擊打聲就是這兩個人弄出來的,而攻擊的原因應該就是不遠處地上放著的骨灰壇,這是陳海見到的第二個骨灰壇。

猶豫再三,理智還是占據了上風,陳海看了一眼通向四樓的樓梯,然后果斷的從另一個小一點的出口跑進了三樓,四樓的地圖他還一點沒有,在安全性上,三樓應該是更高的。

與此同時,一樓,將整個大廳摸了一圈的林正英沒有發現任何問題,這個地方好像除了黑了一點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問題存在了,只是開始遇襲的那么多次的經歷還是在提醒他,這里非常的危險。

一樓檢查完,沒有發現陳海,也沒有發現其他人,林正英開始緩慢朝著二樓移動,就在這時,一只手從墻內穿了出來,攜帶著一股腥臭味抓向他。

林正英頭也不回反手就是一劍,直接把伸出來的那只手給砍斷,同時身上的道袍也綻放出了光芒,將這個狹小的樓梯拐角給照的亮堂堂的。

光芒對于這只偷襲的鬼怪來說,那就如同硫酸對普通人一樣,被照耀到的地方全部開始出現一個又一個焦黑的印記,同時,一股股的黑氣也從那些位置升騰出來。

似乎是發現,林正英不是好惹的,隱藏在墻中的鬼魂連斷裂的手臂都不想要了,直接選擇了逃離。

林正英一腳將地上焦黑的手臂給踩成了灰燼,猶豫了一下,沒有打算繼續追上去,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大了,他現在是有點不太敢貿然踏入其他未經探測的地域。

繼續向上走了兩步,快到二樓的樓梯口時,面對面走過來了一只長著五只嘴的鬼魂,林正英攻擊的起手式剛做出,頓了一下的鬼魂二話不說掉頭就跑,而且是那種直接散稱了一團陰氣的逃跑,好像生怕林正英對它做些什么一樣。

接二連三出現的鬼魂以及最后那只鬼魂奇怪的行為模式讓林正英深感不安,遲疑了幾秒,他決定從另一邊上二樓,這邊怕是有問題,對方的樣子有點像是在引敵深入。

在重返一樓的時候,林正英從身上拿出幾張符箓,快速折疊成兩個紙人,然后咬開指尖為這兩個替身紙人點開靈性,然后猶豫了一會,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個人空間里莫名其妙消失的東西讓林正英感覺在這個地方,個人空間已經不是很可靠了,既然那樣的話,不如放在身上的好。

不過放在身上,紙人的效果就不可能發揮的很好,對抗起來的話,大概率會在關鍵傷害到來之前就破碎,而且平常的動作還容易把它給損壞。

來到一樓,一個非常輕微的腳步聲出現在了林正英的耳邊,他轉身躲到了墻后,手中的桃木劍也豎了起來。

整個場景靜謐了許久,林正英非常有耐心的等待著,又過了一小會,腳步聲再次響了起來,只不過這一次更加輕微了。

咚咚咚,等距離又進了一點后,林正英好像聽到了對方的心跳聲。

是個人。

林正英意識到,隨后調整了一下姿勢,在人影握著一把槍出現在樓梯通道口并且繼續向前的時候,直接跳了出來,舉起準備一劍先廢了這人的雙手再說。

槍械的威脅還是很大的,雖然不相信普通的槍械能穿透藍色裝備的防御,但是萬一呢?要是碰到那個萬一死去的話,不是很冤。

就在劍光落下的電光火石之間,林正英看見了這個人的臉,是鄭一民!

在這個時候,劍已經收不回來了,不過改變一點方向還是能夠做到的。

林正英用桃木劍砍在了鄭一民手中的槍械上,將槍械直接打飛出去,啪的一下落在了地面。

聲音發出的一瞬間,林正英拉著鄭一民閃身到了樓梯間的角落。

“噓~”林正英比劃了一個手勢后,耳朵貼在墻上,仔細聽著外面的聲音。

確定沒有什么動靜后,林正英看向一樣在仔細聆聽的鄭一民,“說話小聲一點,已經有人動死手了。”

“我知道,外面就有一具尸體。”鄭一民壓低聲音,開口說道。

“對了,你怎么會在這里,還有你們進來多久了?”林正英繼續問道。

“十幾分鐘吧。”鄭一民看了一眼手表,指針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不走了,然后把剛剛發生的一些事情說了一遍,從發現人數多了到尋找血跡后同伴都不見了再到自己躲藏了許久。

“等等!你是說咚的一聲?”林正英發現不對了,自己才上去十幾秒,如果襲擊就發生在這里的話,他怎么沒有聽到聲音,而這咚的一聲好像不是剛剛發出的,應該過去有一段時間了才對。

“對啊,不過是幾分鐘以前了。”鄭一民晃了晃手里的表,妄圖讓它恢復正常,可惜并沒有,“其實我也不確定過去了幾分鐘,表停了。”

“嗯...”林正英思索了起來,他感覺自己似乎是知道了什么。

“對了,道長,光說我了,你怎么從上面下來了?”鄭一民問道。

“上面有鬼。”林正英隨口解釋了一句,然后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紙人遞給鄭一民,“持續時間兩個小時,拿著它你碰到任何傷害,傷害都會繞過你,作用在紙人上,不過小心...”

話還沒說完,一聲尖叫就從他們對面的二樓傳了過來。

“是季潔!”鄭一民很快就判斷出了聲音的發出者,然后二話不說直接往那邊的樓梯沖了過去。

林正英下意思的跟在了后面,在到達對面的樓梯口的時候,他的眼角看到一個熟悉的黑影正在遠處往這邊摸索,黑影給他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剛跑完半層的樓梯,林正英感覺到自己雙眼看到的東西好像突然出現了一瞬間的重影,在這一刻,他明白了,知道了自己碰到的這些怪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是時間!

這個地方的時間有問題!

這樣也就不難說明為什么個人空間會失竊了,其實并沒有失竊,而是其他時間點的自己打開了個人空間,動用了其中的道具。

個人空間作為主神空間給適格者的一個重要福利,擁有著時間恒定的效果,也就是說,放在里面的東西所經歷的時間是獨立在所有時間線之外唯一一條。

意識到這里后,林正英也立刻知道破局的關鍵所在,那就是骨灰壇。

主神空間的任務提示中說明,毀掉六個(所有)骨灰壇就代表著任務完成,那么可以猜想的是,骨灰壇應該是跟放置在個人空間的物品一樣,在這個地方是具備一定的唯一性,否則別說六個了,六十個在不同的時間下,林正英都是有可能收集到的。

明了這一條后,林正英果斷的轉身離開,面前的鄭一民和上面可能尖叫的季潔大概率都是已經過去了的一段時間的重復,現在要找到骨灰壇才能夠破局。

回到一樓的林正英發現那個熟悉的黑影已經不見了,但是這個時候他也能大概猜出來那個黑影是什么,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那應該是十幾分鐘前從陷阱中逃離到處找陳海的自己。

按照自己的記憶,另一個自己現在應該是左拐進入了,爛尾樓的主體部分當中。

稍微遲疑了一下,林正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朝著主體部分跑去,可是越靠近自己現在應該在的地方,林正英越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開始扭曲起來。

“呼呼。”林正英在自己的肺部扭曲成麻花以后,已經有點喘不過氣了。

果然,找到多個時間點的自己,然后靠著強大的實力一路橫掃是不現實的,不過這應該不是因為時間悖論,因為從個人空間物品減少的那一刻起,時間悖論早就已經爛成一團了。

確定無法靠近“自己”后,林正英選擇了另一個方向,他要回自己遇到陷阱的地方看看,也許能看到是誰設的陷阱,另外在陷阱設立的時候,自己是沒有到那里的,也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跑了幾步后,林正英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是哪一段時間線的林正英呢?

從剛剛在外面看到的“自己”推斷,上一段重復的時間線是自己記憶中的十幾分鐘以前,那么算一算,如果按照自己現在的想法,十幾分鐘后,自己可能會出現在哪里。

沉思了幾分鐘,在腦海中的地圖上模擬了許久自己的動作后,林正英感覺,十幾分鐘后,自己最有可能會出現在入口!

眼睛一閃后,林正英想起來進來后看到的那個快速消失的黑影,如果那也是自己的話...

那就說明,在自己之前應該還有幾個時間線的自己已經發現了這個地方的時間錯亂問題。

因為,第一個進來的林正英是很難發現這點的,作為先行者,他能得到的唯一提醒是個人空間的物品消失。

而基于對自己的了解,林正英覺得在發現東西離奇消失后,自己大概率會不去亂動個人空間的東西,除非真的到了必要的時候。

另外,前幾個產生的林正英也應該是不太能夠發現問題所在,因為那個時候的他們遇見的其他時間點中的人物和遇見因為時間線碰撞導致原本的時間線發生變動的概率較小。

也就是說,自己在肯定不是第一個林正英的同時也大概率不是最初的林正英,并且也不會是非常末尾的林正英,畢竟他相信,如果另一個自己很久以前就發現了問題的話,現在一定已經解決了這個問題。

作為一個中檔的自己,我現在該做什么呢?

林正英微微想了下,然后動了起來,他還沒有確定自己該做什么但是確定了,自己不該做什么,那就是不該停在原地。

在前進的時候,基于自己記憶中除了幾分鐘前的一次痛苦之外沒有其他的痛苦記憶,林正英再次推出了一條規則。

那就是,時間線靠后的人與時間線靠前的自己相靠近的話,難受的應該只有時間線靠后的人,否則他應該已經難受了不止一次才對。

還有一條,那就是一般的方法應該是沒有辦法提醒自己,比如寫紙條,要是這種方法能奏效的話,那么比自己所在時間線晚一點的時間線的自己早就做了,個人空間中也應該塞滿了紙條才對。

不過不能做什么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想出一個辦法來提醒前面時間點的自己亦或者是聯系上后面時間點的自己。

最新小說: 壯志凌云 網游之降世 重生九零:食神空間有點錢 我被困在同一天五百年 隨身一個角斗場 我真不是不可名狀 長公主 我怎么成了妖 救駕1 都市之天帝歸來
青海快3

  1. <ins id="z35pz"><dl id="z35pz"></dl></ins>

    1. <progress id="z35pz"><object id="z35pz"></object></progress>
      台中县| 靖西县| 南京市| 苏尼特左旗| 讷河市| 桃江县| 西安市| 砚山县| 城固县| 迁安市| 商都县| 商洛市| 微山县| 尖扎县| 道真| 关岭| 泾阳县| 三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