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就這么簡單

圓明兩度昆明劫,鶴化千年未忍歸。

-題記

1860年,北京城內,陰云密布。兩個強盜闖入了大清的國都,燒殺搶掠,無惡不作。他們帶著無數金銀珠寶歸去,留下的,卻只有痛苦。

今年暑假,我有幸和父母一起去了北京。北京的街道人來人往,十分繁華,不禁使人流連忘返。但當我站在圓明園的門口時,歷史的閘門突然打開,一段塵封的歷史如潮水般涌了上來。

走在昔日繁華無比的圓明園中,我不禁思緒萬千。那一堵堵石墻見證了這里的繁榮,也見證了這里的衰敗。望著那一段段斷垣殘壁,我的腦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場景:裝備精良的英法聯軍如強盜般沖進園中,大肆搶奪著這里的奇珍異寶,個個懷中都有價值連城的寶物。一時間,我心中憤怒不已。

這時,我忽然看見身旁有一顆古樹。它的枝干十分粗大,如盤虬臥龍般。它猶如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枝干十分稀疏,幾乎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干,這好像它花白的胡子。它的身上有幾道刮痕,興許是頑皮的強盜留下的吧。我心里想著:這棵樹真了不起,它是怎么在紛飛的戰火中存活下來的呢?

這顆老樹應該很孤獨吧,偶爾只有幾只小鳥會來看望它。它就像一個慈祥的老爺爺,同它們講著故事。講的什么故事呢?我也不知道,可能關于圓明園的故事吧。它時而激動無比,滿腔義憤,渾濁的老眼露出精光;時而情緒低落,無精打采,重重地嘆幾聲氣。也許,它也在為圓明園而惋惜吧。

老樹筆直地挺立著,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高大筆直,猶如一個忠于職守的戰士。望著它高大的身姿,我若有所思。我仿佛看到了它在風雨中仍然挺立著,任雨水擊打著它的身軀;我仿佛看到了它在烈日下仍然挺立著,任驕陽灼燒它的身軀。

我忽然恍然大悟:這顆樹靠的不就是它的堅定執著嗎?是啊,就是這么簡單,只要有著一顆堅定執著的心,就一定可以戰勝所有艱難險阻。大樹在紛飛的戰火中挺下來了,那么我也可以戰勝這些挫折,為建設祖國而獻出自己的力量。

我豁然開朗,下定決心要做一個堅定執著的人。望著那顆傷痕累累的大樹,我笑了。

原來,就這么簡單。大樹向我書寫了圓明園的屈辱,我也要堅定執著地書寫出一個富強的中國。

內容推薦

【下一章】             【沒有了】